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site functionality and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You can learn more about our use of cookies on the website by reading our Cookie Notice. By using this website or clicking OK, you consent to the use of cookies.

OK
毗邻大中央总站的“项目信息速递”:One Vanderbilt范德比尔特一号

范德比尔特一号高达1401英尺,包含67层高,面积为170万平方英尺,已于9月封顶。尽管该项目规模大、复杂性高、位置具有挑战性且具有高效能特征,但还是在预算之内提前竣工。项目合伙人将这一成就归功于紧密的协调、钢材优先的顺序以及全明星设计施工团队。

Bill Millard 撰稿

毗邻大中央总站的“项目信息速递”:One Vanderbilt范德比尔特一号

Nick Davis带领团队在范德比尔特一号的高区楼层工作。他与Ironworkers Local 580有着深厚的渊源,具有精湛的建筑技艺;他为Permasteelisa塔楼的安装部件工作,仅用了五年时间就升职班长。看到一名焊工坐在42号街57层楼高的危险悬臂液压升降机上工作后,他指导两名熟练工人和一名学徒,将幕墙单元安装到位。这些重达1750磅的钢制、玻璃和陶土单元面板由电梯送达下一层,然后由起重机起吊至最后一层,在进行三秒钟的180度旋转后安装就位。因此,缆索连接点将张力施加至金属,从而避免着力于装饰性陶土层间板。

Ov Steel Story Panels
图:Raimund Koch拍摄
DAVIS指出:“我们不能和往常一样,面朝下工作。” “我们面朝上,把它们送出去,在空中进行旋转……这是对每块幕墙均进行的额外加固。”

在任务之间耐心地切换,高效地获取细节,并细心地向来访者解释—Davis将这项工作做到极致:他熟练掌握所有规则,得心应手地处理复杂的工作。他和同事们的专业知识保证了范德比尔特一号赶超进度的同时而低于预算。(2015年开始拆除,2016年10月破土动工,原定2020年1月10日封顶;团队在2019年9月19日实现这一节点,目前临时入住证的有效期估计为2020年8月至10月。)

在任务之间耐心地切换,高效地获取细节,并细心地向来访者解释—Davis将这项工作做到极致:他熟练掌握所有规则,得心应手地处理复杂的工作。他和同事们的专业知识保证了范德比尔特一号赶超进度的同时而低于预算。(2015年开始拆除,2016年10月破土动工,原定2020年1月10日封顶;团队在2019年9月19日实现这一节点,目前临时入住证的有效期估计为2020年8月至10月。)

至于实现这一速度的关键因素,Severud Associate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Edward DePaola表示:“我认为在于恰当的设计和施工团队的结合,”而且“必须投入最优秀的人才……要有真正的奉献精神以及超越常人的思考和表现能力” 。

Ov Steel Story 01
KPF建筑师Andrew Cleary谈到,“这项工程并不是快速跟进(Fast-track)项目,而是超快速跟进(Faster-track)项目”,通过参数化模型,在设计初期与所有分包顾问协调,尽可能减少施工时的现场冲突。

Cleary指出,“如果我们抓住了一项施工过程中通常会遇到的麻烦,我们就与分包顾问尽早协调解决,如果我们抓住了两项,那么我们就领先了。”

总承包商Tishman在分包商加入之前为每个工种聘请了独立的深化设计团队,DePaola回忆说,“我们有一个结构钢Tekla建模团队为Tishman工作,实际上是在设计的同时建立Tekla模型......,我们最多只提供Revit;我们给他们提供Revit信息;他们做了Tekla,Tekla比Revit精确得多,Tekla全部采用精确的梁长度(和)承重能力,模型包括所有的螺栓和焊缝。”当Banker Steel和其他承包商加入时,Tekla模型节省了他们所有的工作时间。DePaola说,“马上就可以进行钢制作了,这原本是(其他承包商)需要提前一年考虑的事情,每个人都尽心尽力。”

Ov Steel Story 04
Ov Steel Story 02
左:Raimund Koch拍摄

这种超前需要复杂详细的早期协调,很多团队并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一问题。Jaros Baum & Bolles的机电工程师Christopher Horch回忆,为了解决建筑和商务问题,设计进行了大量的修改。作为特定开发商建筑,范德比尔特一号需要极大的机电灵活性,具体取决于现在或将来要签约的租户;主塔楼毗邻中央车站,需要提供良好的视线,并提供街道层广场空间。

这种超前需要复杂详细的早期协调,很多团队并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一问题。Jaros Baum & Bolles的机电工程师Christopher Horch回忆,为了解决建筑和商务问题,设计进行了大量的修改。作为特定开发商建筑,范德比尔特一号需要极大的机电灵活性,具体取决于现在或将来要签约的租户;主塔楼毗邻中央车站,需要提供良好的视线,并提供街道层广场空间。

Ov Steel Story Plaza

因此,Horch 谈到,“在方案设计阶段,他们几乎每小时都要修改一次建筑”,在第12层,楼层高度增加了2英尺。“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是它能够被吸收,因为我们只是在设计图纸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问题都显现出来了。如果我们不做那么详细的设计,就不会在施工之前就发现问题,这将对项目进度和成本产生重大影响。”他补充说,高效的程序还使投标承包商充满了信心,“从机电的角度来看,投标价格在所有工种上都回落了几个百分点,这也是极其罕见的。”

Ov Steel Story Empire View
Ov Steel Story Mechanical
左:Max Touhey拍摄
右:Raimund Koch拍摄

DePaola谈到,“当Tishman招标时,他们提供了整个建筑的Tekla模型。尽管整个建筑只有一些典型连接,但底部六层却非常详尽,他们对投标人说:伙计们,就是这样。如果你们无法执行这些细节,如果你们返回并说要更改X,Y和Z,则必须告诉我们,与按照我们提供的细节做,项目周期会延长多久?现在就说出来或者就按照我们提供的模型做。”承包商们做出了承诺,一年半内坚持参加每周会议,并将细节锁定在协调电梯大厅中结构钢和管道系统的程度。“我们要求他们在设计文件中采用这种几何形状,并且大多数建筑师直到施工图设计快结束时,才会考虑大厅电梯设计。”

范德比尔特一号是一座混凝土核心筒和环绕钢架组成的混合建筑。因此需要解决钢和混凝土构件以不同速度搭建引发的反复出现的问题。DePaola回忆起了其他一些项目,在这些项目中,混凝土承包商工作先于钢结构承包商一步,这导致了进度安排上的挑战,以及钢结构工人担心的作业安全问题。鉴于此,Severud公司借鉴了与菲利普·约翰逊和约翰·伯吉共同打造的明尼阿波利斯 IDS中心(1972年)项目经验,这一开拓性项目优先搭建钢框架,然后搭建钢筋、内外模板和混凝土剪力墙。“我们设计了一种不同类型的形式系统,内部逐层搭建,外部手工设置,”DePaola回忆说。“在这项工作中,Navillus负责混凝土工程,我们从未放慢脚步。一切都井井有条。”该项目的基础工作包括2017年2月进行的一次4200立方码的连续浇筑,持续了27个小时,这是该市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浇筑——“这就像一场有人协调的芭蕾舞,”DePaola跟AISC的观众讲述到。

Ov Steel Story Concrete1
Ov Steel Story Concrete2
图片由 Donna Dotan拍摄

范德比尔特一号将成为纽约第四高楼(仅次于世贸中心一号楼和57街正在建设的两座超薄住宅塔楼)。其邻接和与中央车站的地下连接使其最终成为以公交为导向的开发项目,尤其是几年后,长岛铁路将根据《东区通道规划》接入车站,该大楼将成为重新分区的中城东部商业走廊上的醒目标志。

尽管任何如此规模的商业建筑都需要经过行人交通、遮阳和美学方面的严格审查,范德比尔特一号的设计尊重布杂式街道社区,放弃了最大的平方英尺面积,转而采用锥形形式,使光线进入街道和新建的无车范德比尔特广场,根据实时参数分析和无人机照片视图分析,建筑面积比达到30(高区楼层实现了较高的租金目标以抵消面积损失)。

Ov Steel Story 03
范德比尔特一号2020年8月接近完工时照片,由 Michael Young拍摄。
克利里说:“当租户看到这一建筑时,他们一定会惊讶到屏息。”

这座建筑堪称21世纪综合管理的典范,同时也是设计、可持续性和宜居性方面先进思维的典范。当它明年开业时,所有人都将为之震撼。